海外短债抬头 佳兆业、合生等急寻16.53亿美元周转

2020-03-14 投稿人 : www.hebeihongye.com.cn 围观 : 1767 次

Source微信公众号:视点

也就是说,不满一年的外债不需要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申请备案登记,这样可以节省更多的时间,也便于发放。

观点2020年新一轮皇冠肺炎疫情对房地产的影响继续加深:在土地收购、建设和销售继续陷入停滞期间,投资者开始提高风险补偿预期,房地产公司也在寻求新的现金流出口。

房地产公司已经开始在国内外筹集额外的资金。近日,富力、金地、龙光等国内首批企业债券取得进展。在海外,一批新的债券发行人已经成立,他们使用了一种更高效、更方便的债务工具。

这个工具叫做“短期外债”。

2月14日,凯撒集团宣布,该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担保人于2月13日与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和凯撒金融集团签订了相关协议。据此,凯撒计划在2021年发行6.75%的4亿美元优先债券,利率从7.125%的初始指导价下调37.5个基点。

这也是两天内第三家宣布发行短期外债的房地产公司。此前,建业地产于2月13日宣布,其关联公司嘉耀(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拟发行6.875%的364天期2.03亿美元保证债券。同日,合生创展还宣布,间接全资子公司合生资本将发行5亿美元债券,期限为364天,票面利率为6%,超额认购倍数为2.4倍。

这场流行病无疑打乱了房地产公司2020年的商业计划,但金钱是一种极其聪明的东西,会以其他形式流入企业的口袋。自农历新年以来,至少有四家公司,即建筑公司、合资公司、中梁公司和凯撒公司,发行了五种一年期美元债券,总额约为16.53亿美元。

此外,2月12日,索尼控股与中国银行国际杠杆结构融资有限公司签订了1.4亿美元的定期贷款融资协议。该协议规定,贷款必须在2020年12月31日前全部偿还。

在过去两周内,国内住房公司新发行的一年期或一年期以上美元债券总额不到6亿美元。

即使研究样本扩大到2019年,根据新房?夭教宓囊饧匀ツ?3月以来,房地产公司仅发行了约17只一年期美元债券(索尼除外)。除了1月份大发地产发行的2亿美元债券外,自2020年以来,一个半月内已经发行了6只美元债券。

事实上,受国内融资紧缩的影响,过去两年来,住宅企业的美元债券一直稳步上升。统计显示,2019年住房企业发行了230多种美元债券,融资总额近773亿美元。其中,国内企业也是债券的主要发行者,大多数是期限不到5年的中短期债券。

期限不到一年的债券是中资海外融资工具日益丰富的成果之一。它的诞生标志着中国对资本开放的探索和企业融资制度的完善。

星正固守研究了2008年至2018年的中资美元债券发行周期,发现2012年的中资美元债券发行周期集中在5-7年和10年以上。从2013年开始,中短期债券在1-5年内大幅增长,到2018年达到70%。从2018年起,不到一年零一至五年的美元债务有所增加。

中短期美元债务上升的秘密隐藏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一份历史文件中。2015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推进企业发行外债备案登记制管理改革的通知》(简称2044)改为期限超过一年的中长期外债优先备案登记制度,标志着外债发行政策开始松动。

在2044号文件的新框架下,在NDRC和国家外汇局备案发行中资美元债券的企业需要办理备案登记、债券发行、发行信息报送和外债登记等主要手续,至少需要10-20个工作日。值得一提的是,该文件只规范

也就是说,不满一年的外债不需要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申请备案登记,这样可以节省更多的时间,也便于发放。

销售已经停止,但住房公司仍然有很多刚性支出,最大的支出是到期债务。以美元债券为例。据天丰证券统计,2020年中国房地产企业海外债券到期日达到294.65亿美元,3月和11月为未偿债务的高峰期,未偿债务分别超过40亿美元和50亿美元。

投资银行高管向《意见房地产新媒体》指出,房地产公司发行短期美元债券可能成为一种趋势,包括建筑业、中良等1000亿级房地产公司,主要处理利息支付等短期资金周转。“即使负债率不高,也应该是正常融资。为什么不做好未雨绸缪的准备?”

"像中粮地产一样,4亿美元的上限早已用完。现在是买地的好时机。如果你想发行债券,你只能做空。”奥卢资本(aolu capital)总裁兼首席投资官蔡金强猜测,方启发发行的短期债券还有另外一种用途,他认为目前的形式很严峻,土地收购和并购当然更适合谈判。

如果你想进一步缩短发行外债的时间,发行人可能不会选择国际信用评级并减少这一环节的时间消耗,但这可能会损害融资成本,就像降价促销对利润水平的影响一样。

北京贝塔咨询中心合伙人杜统计,截至2019年11月5日,国内44家房地产企业在海外发行的260只美元债券中,有40只债券被穆迪或评为投资类债券,到期收益率最高,平均为3.80%。两种B级49债券的最高到期收益率平均为6.00%。中国农业银行的评级为泰和、亿达,而到期收益率的平均值为39.68%。这再次证实了“信用评级越低,投资者要求的投资风险补偿越高”的法律。

“当融资成本有利时,企业更愿意锁定长期资本。”杜在接受《意见》房地产新媒体采访时表示,但如果企业判断目前长期融资成本相对较高,未来可能下降,他们将倾向于短期负债。她认为,目前融资利率已经全面上调,包括国有企业也面临着成本上涨的压力。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房地产公司最近转向一年期美元债券时,发行债券的成本更高。例如,建业地产发行的3亿美元债券的最终利率为6.875%。一些投资者指出,下月到期的美元债券收益率仅为6.4%。中粮地产发行的2.5亿美元债券的最终利率为8.75%,也接近公司剩余1.5年期限内美元债券的最新收益率(不到9%)。

合生创展子公司发行的短期美元债券的初始指导利率为6.50%,最终价格为6%,是近期短期抵押贷款公司中的最低水平,与公司2018年的平均融资成本相同。据了解,去年4月,S&P将好普生创展从B-升级为B。全年销售额增长42%,达到212.58亿元,但今年1月销售额下降了22%。

凯撒有第二低的短期债务。尽管2019年上半年的负债率高于建业地产,但凯撒最终获得了6.75%的指导价和定价,比凯撒1月16日发行的3亿美元五年期国债低3.2个百分点。据了解,该公司去年首次获得三大评级机构的稳定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