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上市股权却被拍卖 赣州银行6072万股权屡遭变卖

2020-03-05 投稿人 : www.hebeihongye.com.cn 围观 : 751 次

原始标题:计划上市股票拍卖!该行6072万股被多次出售,涉及信托贷款纠纷

两次股份拍卖失败后,赣州银行6072万股拟上市股份进入出售过程。

京东司法拍卖信息显示,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月26日起开始拍摄并出售江西山投资(以下简称“山投资”)持有的赣州银行6072万股股份。

Mountain Investment目前也是赣州银行的第九大股东。该部分股权的市场评估值为2.68亿元,法院提供的可变售价在评估值的基础上打了近20%的折扣。

此次股权出售的背后是多年前杉杉投资与四川信托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杉杉投资将赣州银行股权的收益权转让给四川信托并质押股权,以12.05%的年利率借款1万元,但杉杉投资在信托计划到期后未能及时还款,双方最终诉诸法律。

待上市银行的6072万股股票被抛售。

信息显示,此次出售前,杉杉投资持有的股份分别于2020年1月19日和2020年2月6日进行了两次拍卖,分别吸引了5870人和239人。然而,他们都没有报名参加拍卖,拍卖结束了。

与第一次拍卖和第二次拍卖相比,剩下的销售不方便,但售价(2.16亿元)比第一次拍卖的起拍价低15%,相当于第二次拍卖的起拍价,每股约3.56元。

资产评估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以2019年10月28日为评估基准日,杉杉投资持有的赣州银行股份6072万股的评估价值约为2.68亿元。换句话说,该股权的当前可变售价相当于评估价值的20%左右。

工商信息显示,鄯善投资之前持有赣州银行4600万股股份,2016年和2017年分红两次后增加到6072万股。截至2018年底,杉杉投资成为赣州银行第八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8%。

然而,2019年下半年,赣州银行成功引入江西黄金控股作为战略投资者。后者与赣州市财政局是赣州银行的最大股东,分别持有15.5%的股份。Mountain investment跌至第九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63%。

引入战争投资也意味着赣州银行的上市进程正在加速。事实上,早在2019年,赣州市政府办公厅就发布了《赣州市建设省域金融次中心实施方案》,其中提到“要督促赣州银行引进战略投资者,增强综合实力,争取尽快上市”。

此后,赣州银行多次提出“上市”。2019年7月,赣州银行董事长刘向发发表了一篇理论文章,称为响应江西省政府的“鹰山红行动”计划,上市准备工作将适时启动。

11月底,赣州银行召开党委(扩大)会议,明确表示要做大做强总资产,做好上市工作。会议提出“资产规模每年增加500亿元,两年增加2600亿元”。

2020年1月下旬,赣州银行召开了2020年工作部署会议,并提出要努力实现高质量的跨越式发展,为“三年上市计划”打下坚实基础。

赣州银行透露,截至2019年底,该行总资产已达1699亿元,同比增长24%。各类存款余额1348亿元,同比增长34%。各类贷款余额955亿元,同比增长28%。实现利润总额11.42亿元,增长9.59%。

杉杉投资持有的赣州银行6072万股股份被出售的背后是该公司与四川信托之间的贷款纠纷。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年1月的民事判决显示,2012年5月,杉杉投资(原江西华信投资担保公司)与四川信托签订《股权收益权转让合同》,转让方为四川信托,合同利息为12.05%。

根据合同,鄯善投资计划转让4600万元的返还权

由于上述合同已办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手续,四川信托于2014年7月向江西省高级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江西省高级法院于2015年2月作出不予执行的裁定。四川信托公司立即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但被驳回。

此后,四川信托向四川省高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姗姗投资支付1.87亿元、6200万元利息和9800万元违约金。四川信托还将对杉杉投资持有的赣州银行6072万股股份(在此期间分红两次)的剩余债权承担连带责任,并撤回对杉杉矿业的诉讼。

四川省高级法院于2019年1月作出民事判决:

1。在山区投资的15天内,四川信托将支付1.87亿元,以解决权益报酬权及相应的延期利息和违约赔偿金(以10,000元为基础,从2014年6月8日起计算,直至按24%年利率的标准支付);

2。四川信托在一审判决确定的债权范围内,优先接受杉杉投资通过折价、拍卖、出售等方式处置后持有的赣州银行6072万股股份。

3。上海叶正国际贸易集团和钟某对四川信托在第二判决确定的优先转让权实现后未能偿还的债权承担连带责任。担保责任包括从山上投资中收回的权利。

此后,四川信托因山地投资及其他相关民事判决义务失败,向四川省高级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为了便于案件的执行,四川省高级法院裁定民事判决由遂宁中级法院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