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下沉,降服小镇玩家?

2020-01-29 投稿人 : www.hebeihongye.com.cn 围观 : 1551 次

逐渐地,下沉的市场已经成为军事战略家的战场。11月7日,企鹅智联发布《2019-2020下沉市场网民与消费白皮书》,显示下沉市场的游戏人均消费约为每月62元。虽然消费成本低于一线和二线城市的网民,但不难看出未来巨大的市场潜力。

此外,2019年9月,下沉市场子行业的用户数量同比增长10强。根据给出的数据,游戏平台在总榜单中排名第五,同比增长率为127%,其体重保持在5亿左右,占总体重的60%以上。据悉,从手游类TGI来看,下沉网民各类游戏的TGI指数均高于100,他们对游戏的兴趣偏好高于所有网民。

以前,爱情女性游戏引领游戏市场走出寒冷的冬天。现在,许多声音在呼喊挖掘黄金和沉入海底的用户。然而,与前者相比,后者在维度上显然要宽泛得多。一方面,小城镇玩家碰巧聚集了游戏玩家的大部分特征。另一方面,与女性玩家不同,在游戏开发中很难关注群体。这似乎也使游戏对沉没位置的争夺充满了不确定性。

小镇玩家主宰游戏市场?

早在2017年,企鹅智库(Penguin Zhiku)在其《2017年小镇青年泛娱乐白皮书》发行版中就明确表示,一线和二线游戏市场逐渐饱和,三四条线频道的下沉推动了游戏内容的下沉。小城镇玩家在游戏用户中占相当大的比例。根据统计数据,三线、四线和五线城市56.8%的用户手动出行,而一线、新线和二线城市43.2%的用户手动出行。48.8%的小城镇年轻人每天玩游戏超过一小时,而38.9%的小城镇年轻人为游戏付费。作为一种娱乐形式,游戏在他们的休息时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小镇玩家开始主宰游戏市场了吗?仅从客观价值的角度来看,小城镇玩家对整个游戏市场的贡献率的确并不少见,但另一方面,下沉市场有意无意地倾向于某种游戏类型,也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这种主导地位。换句话说,这种优势是片面的。

根据中国工业信息网,下沉市场中最受欢迎的两种游戏是象棋和纸牌游戏以及淘汰赛。2016年12月,在第四线及以下城市的应用活跃渗透率前10名中,50%是游戏应用,分别是快乐娱乐、宾果娱乐、消除日常爱情、快乐斗地主和快乐麻将。据报道,在下沉的网民中,TGI棋牌指数最高,达到116。

坦白地说,下沉市场的大部分动态用户都是通过这两种类型输出的,它们对整个游戏行业的意义也是可以追溯的。最直观的表现是国际象棋和纸牌游戏曾经成为一个行业的增长点。据悉,2015年至2016年,国际象棋和纸牌游戏市场规模将保持高速增长,增长率分别为41.1%和48.4%,约为游戏行业整体增长率的两倍。自2016年10月以来,本地手游在所有手游中的比例稳步上升,到2017年3月达到最高19.6%。9月份的渗透率明显高于前一年。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伽玛数据(Gamma data)和纽动物园(Newzoo)联合发布的《2019全球移动游戏市场中国企业竞争力报告》,近年来,中国多种手机游戏都出现了爆炸性产品,2019年的水头游戏类型也趋于多样化。根据2019年手机游戏分布调查,ARPG的比例最高,达到25.9%,其次是RPG和MOBA,分别为15.6%和15.3%。然而,淘汰制和象棋制的比例很低,分别只有2.2%和1.8%。

因此,尽管小城镇玩家的激增为象棋和纸牌游戏的兴起和发展创造了最有利的机会,但无论从份额还是受欢迎程度来看,它都不是游戏行业的主流。这也间接地表明游戏制造商开发下沉市场的可行性是高还是低。低迷的市场拥有巨大的用户量,但其不稳定的资本价值已导致许多游戏制造商对低迷的市场望而却步。

作为高级游戏策划人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大多数小城镇玩家来说,开始游戏后很难放弃。范刚从北京回到家乡,不久就通过玩游戏结识了一群新朋友。他对朋友们玩游戏最直观的感觉是高度忠诚。“他们对游戏非常忠诚,愿意在游戏上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因为他们可以把一个好游戏和一个好游戏变成自己的标签,从而让游戏角色的生活更接近自己的生活。”

事实上,这种现象不难理解。小镇生活氛围浓厚,休闲时间相对丰富,游戏的社会属性大于娱乐属性。此前,“敢于展望未来”(Dare to View Vision)调查发现,小城镇年轻人进入游戏的重要原因是需要家庭熏陶或融入朋友群体。在游戏选择上与你的同龄人一致;玩伴选择中对熟人的偏好。

不可否认,今天的互联网行业有“赢得社区,赢得世界”的趋势。多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自身改写了电子商务的竞争规则,也促使许多互联网公司积极追求社会模式,以便准确地到达用户圈。在小城镇玩家中,游戏自然有社会因素。点数的互连提高了某个游戏的用户粘性。市场下跌的形式直接决定了用户的忠诚度远远高于一线和二线城市。

以民族游戏《国王的荣耀》为例。自2015年国王的荣耀发起公开测试以来,已经过去了四年。看到游戏市场蜂拥而至,特别是在吃鸡大潮的冲击下,在《王者荣耀》中活跃的用户呈现出悬崖般的下降,去年的日均损失一度超过10万。"没有一个永恒的国王,国王的荣耀能燃烧多久?"智湖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从未停止过。

回顾下沉的用户,他们对国王荣耀的偏好似乎并没有冷却。早在2017年,《国王的荣耀》就以68.4的喜好度位列应用前10名。去年2月,这个小镇的年轻用户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5倍。与去年同期相比,这个小镇的用户数量翻了一番。截至2019年6月,《下沉市场指南》(Sinking Market Guide)显示,国王的荣耀仍在手游下沉市场月度生活排行榜前三名,仅次于“迷你世界”排名第二。

小昭,资深“农药”玩家,枣庄市某县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她说:“在空闲时间一起开办公室是正常的。你周围的人都玩这个,我一点也不开心。”

也许,正是因为陷入困境的用户的忠诚,市场才变得有些容易扞卫和难以攻击,这无疑是先行者最幸运的事情。然而,对于那些想留下来的人来说,征服小城镇玩家真的不容易。

游戏下沉,阴影攻击

事实上,游戏下沉很大,不可避免地颠覆了原来的发展道路。尤其是,在低迷的市场中,一些用户对互联网的认知度不高。一旦新奇感诱发上瘾心理,它就会变得越来越强烈。变相地,这可能是降低游戏价值的一种形式。此外,当用户和游戏本身被迫受到公众舆论的约束时,游戏制造商的创造力会被无形地削弱。

早前,《青年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农村孩子正大批被手机游戏废掉》。诚然,“锅”不能留给游戏,但农村青少年的“手游生存”令人担忧,甚至逐渐催化了一连串的商机。华中科技大学的刘成亮博士在云南省一个县的调查中发现,学校周围几乎所有的小店都分阶段销售二手手机和成人游戏账户,以应对大多数游戏的青少年保护模式,这种模式非常受学生欢迎。

近年来,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负面消息屡见不鲜,其中第三、四线留守儿童占大多数。根据《青少年成瘾行为调研报告》,留守儿童每天花在游戏上的平均时间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在每天花4-5个小时玩游戏的青少年用户中,留守儿童的比例为18.8%,而非留守儿童的比例为8.8%。

在此之前,扬州大学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

“班上几乎没有不玩游戏的孩子,尤其是那些父母不在家的孩子。留守儿童不受成人监管,容易发生事故。这是我最大的担忧。”日照开发区一所小学的班主任王老师说。我不得不承认,这种担心并非毫无根据,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社会问题。

虽然各种游戏都试图摆脱过去的负面形象,但在许多家长心中,影响他们成长甚至间接影响游戏公司的仍然是原罪,这让我们不得不担心这一趋势是否隐藏着无法估量的隐性损失。2018年8月,一名13岁的男孩在江苏海门跳楼身亡。他的父母将游戏归咎于“刺激战场”,并公开表示他们将起诉游戏公司。巧合的是,四年级女生小胡花了4.4万元玩游戏。她的父母起诉腾讯“没有民事行为能力”。

我不得不说,这是游戏市场的阴影,即使在游戏沉没之后。11月5日,有关部门发布通知,出台措施严格控制青少年的游戏时间和充电。然而,阴影不会局限于此。据统计,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本地棋牌用户比例高达66.9%,大多为中年男性用户。如果他们不小心,他们会踩到赌博的雷区。

2018年4月,连众棋牌涉嫌利用该平台开设赌场,冻结涉案资金6500多万元。今年5月,一名“中之麻将”应用的用户被一家法院判定开设赌场。此前,腾讯的《天天德州》单元涉嫌场外赌博,玩家总损失超过2亿元。

各种行为直接融化了象棋和纸牌游戏的生存空间。去年8月,苹果在苹果商店推出了4000多种象棋和纸牌游戏。9月,腾讯从货架上撤下了各种象棋和纸牌小程序和应用程序,如《腾讯欢乐麻将》、《贵州麻将》和《欢乐斗地主》。更残酷的是,80%的国际象棋和纸牌游戏公司经历了巨大的损失,并逐渐走向死亡。

游戏生态已经发展到目前为止,市场已经更新以适应各种各样的玩家。因此,当你沉浸在激烈的“战斗”中时,对方的身份无法区分。幸运的是,环境正在改变,这对用户和游戏行业都是好事。

koi finance,deep fun,好运,公开号码:jinlifin。这篇文章是原创文章,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而不保留作者的相关信息。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