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时评:个人消费信贷应规范与发展并重

2019-09-24 投稿人 : www.hebeihongye.com.cn 围观 : 718 次

2019-09-18 17: 39: 43经济日报

几天前,浙江省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引发了许多关注。规范个人消费者信贷业务行为,有助于维护市场秩序,预防和控制金融风险,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在标准化的同时,应采取措施积极发展个人消费信贷,促进金融发展,以更好地促进消费和扩大内需。

目前,中国的消费结构正在从生存消费向教育和旅游等发展和优质消费转变,消费金融市场巨大。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和各种互联网公司都非常重视并增加投资。尽管个人消费者信用迅速增长,但仍存在许多不合规现象,例如产品偏离消费属性,使用控制不力以及长期信用批准。特别是从资金使用和流动的角度来看,一些机构发行的个人消费贷款没有指定用途。一些信贷资金没有按照规定用途使用,而是非法流入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如股票市场,债券市场,黄金市场和期货市场。

自今年以来,“小阳春”已出现在中国某些地区的房地产市场中。根据国家统计局刚刚发布的数据,在8月份的70个大中城市中,一线,二线和三线城市的新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分别增长了4.2%,9.9%和9.0。 % 分别。尽管增速有所放缓,但仍处于上升趋势。这与信贷资金的流入有一定关系。个人消费信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一方面,它们偏离了“居住和非投机”的定位,并影响了房地产调控的效果。另一方面,它们也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居民部门的杠杆作用并积累了财务风险。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报告,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住宅行业的杠杆比率达到55.3%,在今年上半年累计增加2.1个百分点。

因此,监管机构重申了相关政策要求,并采取了措施来及时,必要地阻止政策漏洞。商业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应将发放消费贷款的期限限制在五年以内,并要求客户提供使用证明。实施消费者贷款的信托支付规定超过30万元,贷款资金将支付给借款人的交易对象,以达成合同目的,减少了被盗用的风险。同时,有必要合理地核实信用卡额度,减少长期信用,严格控制过度信用,从源头上减少客户特别是年轻客户过度透支的可能性。例如,应严格执行“严格扣除”的要求,并在向信用卡债权人授予信用额度时,将从其他银行中已经获得的金额中扣除。

当然,为了防止个人消费信贷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我们不应该只关注商业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大型科技公司和互联网平台对资金流的控制很少,进入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的比例可能更高。要加强清理清理各种互联网平台,加强对互联网平台贷款业务,贷款使用和资金流向的监控。但是,无论对于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平台,信贷资金的流动和使用情况的监控都是一个大问题。因此,我们应该修改有关制度和措施,将虚拟贷款的使用和信贷资金的挪用纳入信贷信息系统,增加借款人的违规成本,遏制个人消费信贷资金的非法流入。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从源头上来。同时,金融机构可以及时建立灰名单,黑名单等系统。

在不久的将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要求为消费领域提供金融支持,并鼓励金融机构创新消费信贷产品和服务。因此,应采取进一步措施促进个人消费信贷业务的健康发展。例如,有可能在借款目的,资本流动等方面探索使用少量消费信贷的豁免,或者采取简化措施以提高监管效率并降低合规成本。简而言之,有必要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促进消费金融的健康发展,充分发挥消费金融在促进消费,扩大内需方面的积极作用。

(作者是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杰出研究员;该专栏主题得到了当今头条新闻提供的大数据分析的支持)

日前,浙江银保监局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引发多方关注。规范个人消费信贷经营行为,有助于维护市场秩序,防控金融风险,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在予以规范的同时,应采取措施积极发展个人消费信贷,推动金融更好地促消费、扩内需。

当前,我国消费结构正从生存型消费向教育、旅游等发展型和品质型消费过渡,消费金融市场巨大。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各类互联网公司高度重视并加大投入,个人消费信贷在快速增长的同时,出现了较多不合规现象,如产品偏离消费属性、用途管控弱化、多头授信普遍等。尤其是从资金用途和流向看,部分机构发放无指定用途的个人消费贷款,部分信贷资金未按指定用途使用,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以及股市、债市、金市、期市等金融市场。

今年以来,我国部分地区楼市出现“小阳春”。从国家统计局刚刚公布的数据看,8月份70座大中城市中,一二三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分别同比上涨4.2%、9.9%、9.0%,涨幅虽然放缓,但仍处于上涨趋势。这与信贷资金违规流入存在一定关系。个人消费信贷资金流入楼市,一方面偏离了“房住不炒”定位,影响房地产调控效果;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居民部门杠杆,积聚了金融风险。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达55.3%,半年累计上升2.1个百分点。

因此,监管部门重申相关政策要求,采取措施堵住政策漏洞,这是及时和必要的。商业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应将消费贷款发放时限控制在5年以下,并要求客户提供用途证明。对30万元以上的消费贷款执行受托支付规定,将贷款资金支付到合同约定用途的借款人交易对象,减少被挪用的风险。同时,要合理核定信用卡额度,尽量减少多头授信,严控过度授信,从源头上降低客户特别是年轻客户过度透支的可能。比如,应严格落实“刚性扣减”要求,在给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额度时,扣除在其他银行已获得的额度。

当然,防范个人消费信贷资金进入楼市、股市等,不能只盯着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大型科技公司、互联网平台对资金流向基本没有管控,进入楼市、股市的比例可能更高。要加大对各类互联网平台的清理和整顿,对其提供的借贷业务,在借贷用途、资金流向等方面加强监测。不过,无论对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平台而言,对信贷资金流向、用途的监控都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为此,应修改相关制度办法,将虚构贷款用途、挪用信贷资金的行为纳入征信系统,提高借款人违规成本,从源头上遏制个人消费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股市等。同时,金融机构可以适时建立灰名单、黑名单等制度。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要求金融加大对消费领域的支持力度,鼓励金融机构创新消费信贷产品和服务。因此,应采取进一步措施,推动个人消费信贷业务健康发展。比如,可探索对金额较小的消费信贷在借款用途、资金流向等方面实行豁免,或采取简化措施,提高监管效率,降低合规成本。总之,要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促进消费金融健康发展,更好地发挥消费金融对提振消费、扩大内需的积极作用。

(作者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本栏目话题由今日头条提供大数据分析支持)

——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