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 让世界上瘾,也让世界恐惧

2019-09-20 投稿人 : www.hebeihongye.com.cn 围观 : 674 次

02: 38: 16新北京新闻

《甜与权力》

作者:[美女]威斯敏斯特

版本:商务印书馆

2010年5月

每个人都喜欢甜蜜。有些人喜欢甜蜜到疯狂,喜欢害怕,所以他们发誓要戒掉奶茶和可乐。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似乎不同程度地喜欢甜味。有些人会说南方是甜的,而北方是咸的。中国的甜头似乎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甜蜜不同。有些人喜欢中国小吃,有些人喜欢西式小吃。从远古时代到现在,人与甜之间的爱恨交织太多了。

8月17日,新京报东西工作室在北京举办了首届“东西方系列”沙龙活动,“甜蜜:让世界上瘾”。浙江大学心理学教授,《舌尖上的中国》系列顾问陈丽,大象协会创始人黄章金,人类学家张经纬,上海博物馆馆员,与嘉宾赵敏和魏琳共同分享了甜蜜话题。

南方人喜欢甜味,北方人喜欢咸味?

南方人很甜,北方人很咸。那是对的吗?媒体人黄章金对此有自己的解释。他习惯于从区域分化的角度解释现象。在解释南方的甜味和北方的咸味时,黄章金也从人口迁移的角度出发:宋代以前的大部分文件都说明了从河南到山东的北方人实际上喜欢甜食和高品味的事实。为糖。然而,在南北宋时期,发生了大规模的人口。迁移,边凉作为中原的核心开始向南迁移,最终的资本是临安,也就是现在的杭州,这些移民将把甜头的爱好带到杭州和苏北的杭州中心地区,从而形成目前南方的甜味和北方的咸味。

然而,张经纬并不完全同意黄章金对“人口迁移”的解释。最后,他认为甜蜜和不甜弱只是人们的主观感受。同样的甜味,不同的人在品尝时会有不同的味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标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北方并没有从甜味变为咸味,但相对于南方,北方对甜味的相对偏好有所下降。

那为什么南方的糖的爱好大大增加,所以人们已经广泛传播南方的甜味和北方的咸味?张经纬提到,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教师的观点激发了他的兴趣:世界吃了更多的糖,或者更多的糖用于餐饮业,主要是15世纪后出现的港口。埃及开罗地区等城市。从一个角度来看,中国的苏州和上海是近代外贸的先行者,与海外的交往也很频繁。苏州,无锡,常州和上海也是中国糖业最深的地区。

张经纬指出,港口区域比内陆地区吃糖的可能性更大,其背后有经济发展因素。正如威斯敏斯特在《甜与权力》中所写,资本主义的发展与糖的崛起之间的关系,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制糖业也迅速发展,并开始出现在大型糖厂。工厂可以生产高质量,低含水量的白糖。凭借高产量和高质量,很自然地找到它的市场,因此幽灵的普遍资本主义开始首次亮相通过全球贸易和海运,生产的糖被运输到世界各地,同时运输糖船首先停靠在各个港口的港口。因此,在明清时期,中国港口和沿海居民更有可能获得制糖,他们也培养了对糖的偏好。从今天相对喜爱甜食的地区来看,这一点得到了证实:不仅江苏省的浙南地区更喜欢吃糖,而且粤菜和餐桌餐厅也更喜欢甜味。

糖和甜味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陈力从科学的角度区分了糖和甜的概念。他指出,糖和甜不能相等,很多食物都能产生甜味,如水果,蜂蜜,甘蔗,甜菜等。甜是味道,味道我们的味蕾。有些甜味比蔗糖甜得多,但不提供任何卡路里,如阿斯巴甜。

,芋头或杂粮,这种淀粉类食物将在胃肠道中分解成糖,因此北方人消耗的许多糖实际上并未被味蕾感觉到。

人们饥饿的原因不是因为胃肠道是空的,而是因为血糖低。从总糖量的角度来看,北方人并不缺糖。在北方饮食中,淀粉含量占大多数,并且不会因为饥饿而故意吃糖。

事实上,我们的甜味味道不一定是味蕾的原因,而是因为神经传导。例如,味精,实际上,味精只不过是谷氨酸钠,它的鲜味不足以使菜肴变得特别美味,但可以加速神经传导,神经传导过程带来的快感通常高于产生的味蕾。快乐。像糖和味精一样,糖也可以引起神经传导的速度,节律和峰值的变化。因此,苏南地区的糖的味道在与甜食的相互作用中逐渐形成,并逐渐形成一致性。在味觉体验中对神经传导的偏好产生了糖的最佳体验习惯。

人类的爱和对糖的仇恨,它来自哪里?

在现代社会,几乎每个人都喜欢糖。分享嘉宾赵敏谈到了为什么人们喜欢吃甜食,并弄清楚三个原因。首先,高热量的糖有益于身体储存脂肪。从生物有机体的角度来看,脂肪可以增加生存的机会。其次,在酸甜苦咸的味道中,食物的甜味含有毒素,甜味是更安全的味道。第三,甜味可以释放多巴胺,带来快乐,从而使人类本能地接近这种味道。

然而,当人们太甜,甚至无法控制他们的甜食摄入量时,人们可能会害怕甜味,好像他们可能随时成为糖的俘虏,就像许多人害怕烟草和酒精一样。甜蜜上瘾吗?法国科学家对动物进行的实验表明,糖或甜食比药物刺激奖励系统更多。 David Courtlater在《上瘾五百年》中也指出,糖在精神刺激革命中起着重要作用。这与吸引大脑的药物相同。

但是,陈力并不同意这一说法。糖的所谓“爱与恨”,无处不在的对糖的恐惧,归根结底,只不过是人类意志的弱点。

至于对糖成瘾的想法,陈力的观点更为不合适。成瘾是一种依赖于这种依赖性的依赖性,可能导致严重的身体和精神反应,例如戒断。然而,人们对甜食的依赖尚未达到这个水平。糖只是一种极其日常的饮食,不像药物,人们无法摆脱它。很多时候,当现代人声称他们沉迷于某些事情时,例如沉迷于异性并沉迷于酗酒,他们只是他们不可阻挡的欲望和脆弱的理性的借口。总而言之,陈力认为,所谓的对糖的恐惧实际上是我们在现代生活中对自己的爱的一种表现,我们喜欢无处可去。 “如果你不爱自己,把自己投入生活,投资于甜蜜和糖的拥抱,你一定会感到高兴”。

它不是说人类对糖的担忧,而是比中国对制糖业的恐惧更糟糕。张经纬指出,在历史上,中国曾经是糖的起源之一。像印度一样,它很早就开发了糖加工和制糖业。然而,现在世界上的糖和糖生产中心并不在中国,这是由于担心中国曾经种植过甘蔗或糖类作物。

清末,在广东和台湾,已经建立了大规模的甘蔗种植,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产业。但是,当地政府担心大规模种植甘蔗会导致当地无法维持自给自足。对于这些基层管理者来说,每个县都必须自给自足。有些土地用于种植水稻,有些土地种植有竹子或其他作物。只能种植一种作物是不可能的。

当地政府对甘蔗种植有强制性要求,每个地区的甘蔗种植规模不能超过一定限度。如果超过限制,必须切断超过限制的甘蔗林,然后将森林归还给大米。虽然这些法规可以确保每个县自给自足,但每个县生产的蔗糖质量参差不齐。如果有必要确保糖产量达到工业生产水平,就必须大规模种植甘蔗,然后将收获的甘蔗运到同一个糖厂并按照统一标准进行加工。因此,清末的制糖业只能维持在较低的水平。每个县都可以生产当地风味的土池。有些县可能会产生更多的红糖,而有些县可能会产生更深的糖。这种本地生产的糖不能出口,不能跨县运输。因为当地产生的糖含水量很高,如果不在短时间内使用,它会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并硬化蛋糕。

因此,正是因为地方政府害怕种植糖类作物,中国无法形成工业化的糖业,也没有创造出可以在全球销售的糖类和糖类。

作者/Shoredoop撰写

《甜与权力》

作者:[美国]威斯敏斯特大臣

版本:商务印书馆

2010年5月

每个人都喜欢甜蜜。有些人喜欢甜蜜的爱情去疯狂,喜欢害怕,所以他们发誓要停止喝奶茶和打破可乐。不同地方的人似乎对甜度有很高的偏好。有人会说南方是甜的,北方是咸的。中国的甜头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甜蜜似乎有所不同。有些人喜欢中式点心,而有些人则喜欢西点。自古以来,人与甜之间就有太多的爱与恨。

8月17日,北京新闻和东西工作室在北京举办了首届“东西系列”沙龙活动。 “甜蜜:让世界上瘾。”浙江大学心理学教授,《舌尖上的中国》系列陈丽,大象协会创始人黄章进,上海博物馆馆员张经纬,与嘉宾赵敏,魏琳共同讨论话题甜头。

南方人很甜,北方人咸吗?

南方人沉迷于甜味,北方人则喜欢咸味。它是否正确?媒体人黄章金对此有自己的解释。他习惯于从地域区分的角度解释这一现象。在解释南天北县时,黄章金也从人口迁移的角度出发:宋代之前的大部分文献都说明了河南到山东的北方人实际上非常甜蜜,并且比较了糖。然而,在南宋时期,高等级的人口迁移发生了大规模的迁移。以神圣梁为核心的中原人口开始向南迁移,最后落户临安,现在是杭州。人口带来了甜蜜的爱好,以浙江南部和浙江北部为中心,以杭州为中心,形成了目前南北甜蜜的格局。

然而,张经纬并不完全同意黄章金对“人口迁移”的解释。最后,他认为甜蜜和不甜弱只是人们的主观感受。同样的甜味,不同的人在品尝时会有不同的味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标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北方并没有从甜味变为咸味,但相对于南方,北方对甜味的相对偏好有所下降。

那为什么南方的糖的爱好大大增加,所以人们已经广泛传播南方的甜味和北方的咸味?张经纬提到,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教师的观点激发了他的兴趣:世界吃了更多的糖,或者更多的糖用于餐饮业,主要是15世纪后出现的港口。埃及开罗地区等城市。从一个角度来看,中国的苏州和上海是近代外贸的先行者,与海外的交往也很频繁。苏州,无锡,常州和上海也是中国糖业最深的地区。

张经纬指出,港口区域比内陆地区吃糖的可能性更大,其背后有经济发展因素。正如威斯敏斯特在《甜与权力》中所写,资本主义的发展与糖的崛起之间的关系,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制糖业也迅速发展,并开始出现在大型糖厂。工厂可以生产高质量,低含水量的白糖。凭借高产量和高质量,很自然地找到它的市场,因此幽灵的普遍资本主义开始首次亮相通过全球贸易和海运,生产的糖被运输到世界各地,同时运输糖船首先停靠在各个港口的港口。因此,在明清时期,中国港口和沿海居民更有可能获得制糖,他们也培养了对糖的偏好。从今天相对喜爱甜食的地区来看,这一点得到了证实:不仅江苏省的浙南地区更喜欢吃糖,而且粤菜和餐桌餐厅也更喜欢甜味。

糖和甜味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陈力从科学的角度区分了糖和甜的概念。他指出,糖和甜不能相等,很多食物都能产生甜味,如水果,蜂蜜,甘蔗,甜菜等。甜是味道,味道我们的味蕾。有些甜味比蔗糖甜得多,但不提供任何卡路里,如阿斯巴甜。

,芋头或杂粮,这种淀粉类食物将在胃肠道中分解成糖,因此北方人消耗的许多糖实际上并未被味蕾感觉到。

人们饥饿的原因不是因为胃肠道是空的,而是因为血糖低。从总糖量的角度来看,北方人并不缺糖。在北方饮食中,淀粉含量占大多数,并且不会因为饥饿而故意吃糖。

事实上,我们的甜味味道不一定是味蕾的原因,而是因为神经传导。例如,味精,实际上,味精只不过是谷氨酸钠,它的鲜味不足以使菜肴变得特别美味,但可以加速神经传导,神经传导过程带来的快感通常高于产生的味蕾。快乐。像糖和味精一样,糖也可以引起神经传导的速度,节律和峰值的变化。因此,苏南地区的糖的味道在与甜食的相互作用中逐渐形成,并逐渐形成一致性。在味觉体验中对神经传导的偏好产生了糖的最佳体验习惯。

人类的爱和对糖的仇恨,它来自哪里?

在现代社会,几乎每个人都喜欢糖。分享嘉宾赵敏谈到了为什么人们喜欢吃甜食,并弄清楚三个原因。首先,高热量的糖有益于身体储存脂肪。从生物有机体的角度来看,脂肪可以增加生存的机会。其次,在酸甜苦咸的味道中,食物的甜味含有毒素,甜味是更安全的味道。第三,甜味可以释放多巴胺,带来快乐,从而使人类本能地接近这种味道。

然而,当人们太甜,甚至无法控制他们的甜食摄入量时,人们可能会害怕甜味,好像他们可能随时成为糖的俘虏,就像许多人害怕烟草和酒精一样。甜蜜上瘾吗?法国科学家对动物进行的实验表明,糖或甜食比药物刺激奖励系统更多。 David Courtlater在《上瘾五百年》中也指出,糖在精神刺激革命中起着重要作用。这与吸引大脑的药物相同。

但是,陈力并不同意这一说法。糖的所谓“爱与恨”,无处不在的对糖的恐惧,归根结底,只不过是人类意志的弱点。

至于对糖成瘾的想法,陈力的观点更为不合适。成瘾是一种依赖于这种依赖性的依赖性,可能导致严重的身体和精神反应,例如戒断。然而,人们对甜食的依赖尚未达到这个水平。糖只是一种极其日常的饮食,不像药物,人们无法摆脱它。很多时候,当现代人声称他们沉迷于某些事情时,例如沉迷于异性并沉迷于酗酒,他们只是他们不可阻挡的欲望和脆弱的理性的借口。总而言之,陈力认为,所谓的对糖的恐惧实际上是我们在现代生活中对自己的爱的一种表现,我们喜欢无处可去。 “如果你不爱自己,把自己投入生活,投资于甜蜜和糖的拥抱,你一定会感到高兴”。

它不是说人类对糖的担忧,而是比中国对制糖业的恐惧更糟糕。张经纬指出,在历史上,中国曾经是糖的起源之一。像印度一样,它很早就开发了糖加工和制糖业。然而,现在世界上的糖和糖生产中心并不在中国,这是由于担心中国曾经种植过甘蔗或糖类作物。

清末,广东和台湾已经发生大规模的甘蔗种植,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产业。然而,当地政府担心大规模种植甘蔗会导致当地自给自足。对于这些基层管理者来说,每个县都必须自给自足,部分土地应该用来种植水稻,部分土地种植竹子或其他作物,而不仅仅是单一作物。

当地政府对甘蔗种植有强制性要求,各地区甘蔗种植规模不得超过一定限度。如果超过配额,必须减少超过配额的甘蔗林并返回大米。这些法规可以确保每个县都能自给自足,但每个县生产的蔗糖质量参差不齐。如果要将糖产量达到工业化水平,必须大规模种植甘蔗,然后将收获的甘蔗运到同一个糖厂并按照统一标准加工。因此,清末的制糖业只能保持在较低水平。每个县都可以生产具有当地风味特征的地球。有些县可能产生更多的红糖,有些县可能产生更深的糖。这种本地生产的糖不能出口或运输到各个县,因为当地生产的糖的含水量非常高,如果不在短时间内使用,它将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并硬化蛋糕。

因此,正是由于当地政府担心种植糖类作物,中国无法形成工业化的糖业,也没有一个糖品牌和糖品种可以在全球销售。

写作/Shaw Hexi

http://sport.terryduncan.com.cn

日期归档